吃烧烤发生的灵异故事

街边有个大家最喜欢去吃的烤串摊子,不说远近闻名,这一片儿的人不知为什么,都喜欢他家烤的肉。

摊主呢,是个腿有点瘸的男人,腿好像是早年在工厂里搬钢筋给砸了,当年也没多好的医疗条件,养着养着,把腿养弯了。弯的是左脚,形状怪异的往左边拐着,于是大家都叫他左撇子。

左撇子下岗后就开始经营烧烤生意,因为料下的足,烤东西也确实很有天分,自己又琢磨了别人学不来的香料,加上人很实在,所以生意兴隆。

吃烧烤发生的灵异故事

左撇子每晚烤串的时候堪称奇景,肉都是上百串一起烤的,连续几个小时从不间断。只见烟雾缭绕奇香扑鼻,人们像是撒了迷魂药一样,买起来也是毫不吝啬,都是二十串三十串的要,一口气要五十串也多的是,堪称当时的奇景。要知道那时候才90年代初,一块钱一根的肉串吃50块也不是小数目了。

左撇子唯一的手下就是他的弟弟。这人一身横肉,门牙都是缺的。我们管他叫“豁巴子”。据说是个刑满释放人员,当年还是流窜犯,差点给勾圈圈敲了砂罐。不知是遇到大赦天下还是表现好,总之给提前放了出来。那门牙听说就是牢里打掉的。

这个豁巴子是个闷葫芦,虽然满身杀气,却一句话不说,只会在一边倒弄着肉片,不停的拿自行车钎条穿串。

两兄弟的烧烤摊就这么火了两年多,突然一天就呗被警察抄了。 这下满城风雨,说什么的都有,大家都疑惑这两兄弟怎么进去了。有说是烧烤里放了罂粟壳的,有说与人抢摊位把人打残了的,还有说豁巴子强奸妇女的,总之乱七八糟。

但不管怎样,那个烧烤摊子的确没了,每晚聚集在那里人声鼎沸烟雾缭绕喝啤酒要肉串,看着两兄弟满头大汗烤肉串签子的时光一去不复返。

直到很久以后, 有天班主任突然在班会时期应学校要求召开学生饮食安全会议,重点抨击对象就是去校门口买炸炸、撸串串的行为。

班主任喜欢吓人,她说了一大堆与生物老师唱反调的诸如“油炸食品里的蛔虫卵”、“小孩脑子里的米猪肉虫”事迹后,公然祭出了那个吓到我的恐怖故事——左撇子豁巴子两兄弟卖人肉!

纳尼!?还有这种鬼操作?

老师讲的绘声绘色,大意是:猪肉太贵,两兄弟赚不到钱,于是豁巴子想了个歪招,他晚上偷偷去火葬场,从死人身上割屁股肉回来。

死者的家属不会去动死人,所以始终没有发现豁巴子的行为。这两兄弟从此搞上瘾了,一有机会就割死人屁股,然后混进猪肉里做串卖钱。

当时我就彻底被打击的外焦里嫩,全班许多同学应该也傻了。那家烧烤摊不少人都去吃过,这岂不是说,我们都吃了死人屁股肉?

想想都恶心干呕啊,简直就是慢性咽炎的症状,再也不能开心的撸串了啊!算了,以后一门心思吃素炸炸吧。。。

多年后又回到那地方,看到两兄弟依然在那开了个带门面的烧烤摊子,只是生意冷清的很,再也不复当年的火热。

我问左撇子,你怎么进去了?他说:“惹了人。”

好么,就为这点事,我好几年没敢吃烧烤,哪怕现在坐在烧烤摊前,也会想起老师那句阴森的:“人屁股肉。”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图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