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在湘楚地界经历的灵异故事(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五章

  干爷又点点头说:“吹得响就好,我现在就交待你等下要做什么。”便开始跟我交待起等下我需要做的事情。
原来让我吹龙角,并不是为了历练我,而是因为这个法事原本就不是一个人做的,原本最起码需要两个打乐的道士,但大半夜的也找不到。所以就需要我稍微代替几下关键的节奏,比如在关键的地方吹吹牛角和敲敲铙钹我有些不安的问到:“我没有学过乐器啊干爷,这种事情还能赶鸭子上架不成?”
干爷回应说:“话可不是这么说的诶,要你这么做有两点,一是做给林东家看,没点打乐不太好,二是这个不需要太复杂,比如说叫你吹牛角三声,只要你吹三下就好了,关键的地方二黑会配合你的。”
就算干爷说得好像挺简单一样,但我的内心还是惶惶不安着。干爷并未理会我的惶恐,按他的说法来讲,孩子有时候必须逼一逼才能成器。
干爷继续做着他的准备,只见他拿起四个鸡蛋,依次画上了五官,然后对着我说:“看!你觉得是不是像那个走胎的小姑娘?”
我目瞪口呆的望着那如同三岁幼儿简笔画一般的五官,画风大概就是“没头脑”和“不高兴”那样子。无论谁看都只能大概看出来画得是人类的五官,要问我像不像一个漂亮的小姑娘?这是何等突如其来的难题。
如果这是我以前的同学问这种问题,我早就要嘲笑他了,但这个人不是我同学而是我干爷。我便开始冥思苦想着自己要如何组织语言来婉转的表达我的感受。
但我只想着语言的问题,却不曾想我那愁眉苦脸已经让干爷看出来了,干爷看着我尬笑了两下说道:“不像就直说不像啊,怎么搞得你跟吃了一斤粪一样。”说完这句话,他在那四个简笔画的眼睛上下加了几根睫毛,然后问我:“现在是不是比以前像了。”
我附和着尬笑两声说着违心的话语:“是比以前更像了。”干爷满足的放下了可怜的鸡蛋,拿起四片叶子,拿起朱砂笔,在四个叶子上面画了四个不同的讳令上去,然后再用青白线把四片叶子分开绑在四颗鸡蛋上面,不知道待会要怎么做。
接着干爷又拿出了桃木牌,在上面用朱砂画了张很奇怪的符咒,看起来像是简笔画风格的怀孕的女子?然后把其中一颗鸡蛋跟这块牌子绑在了一起。之后就是等待二黑把林东家带过来了。
过了一阵,林东家和小女孩就被带过来了,干爷拿着四个鸡蛋让小女孩都吹一口气,小女孩并没有任何举动。过了一会儿,小女孩才慢悠悠的吹了一口气,又过了一会儿才又吹了一口气。干爷就这样拿着四枚鸡蛋,弯着腰在坐着的小女孩面前站着,等待她慢慢把所有鸡蛋都吹上一口气,我看得都替干爷感觉到腰酸。
干爷回到坛前,拿火柴把香烛点燃了,又把香点燃,拿在手里掐了个决,鞠了躬三次插入香炉。干爷转头凌然看向我…和身边的二黑,二黑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换好行头,还把锣鼓和铙钹准备好了。
我深吸一口气,吹响了牛角,连吹三次后,二黑敲响一次锣鼓,罗嗲吹响了唢呐,干爷拿起惊堂木砸了坛桌一下,后退一步,左手拿着牛角卦,右手拿着师刀。
师刀是梅山地区法教常用的一种法器,在刀柄处有一个环,环圈上五枚铜钱,在摇动的时候会产生轻脆的撞击声。
干爷摇动着师刀,左手的牛角卦在干爷手一松一合之中发出了碰撞的声音与师刀的声音相互辉映。干爷嘴里念动着似山歌一般的方言咒语,二黑帮干爷敲着铙钹。
干爷把牛角卦甩了出去,打出了个阴卦,干爷站在原地弯腰,右手倒拿师刀利用刀柄的圆环把牛角卦又勾了回来,拿起来又念起咒语,摇动师刀,又甩出去打了个阳卦。干爷又如同上次那样把牛角卦收了回来,再甩出去打出了个胜卦。
在请圣下驾的法事科仪中,必须需要打出阴阳胜三卦才能表示神明下来了。干爷作了个稽首,起身把师刀和牛角卦放回坛前,左手掐了个决,右手拿起惊堂木又是敲坛桌一下。
干爷把坛桌上面放着绑有桃木符和树叶的鸡蛋拿了起来,对着赵老头的家的方向,闭眼低声念起咒语。过了半会,突然用方言大声吼叫出方言的女名,然后掐了个诀点了点桃木牌上女人图案的额头。
二黑在一旁小声朝着我解释道:“这个是代表赵家媳妇的,那个鸡蛋就代表小姑娘走得那个胎。原本不是走人胎的话,是不需要树叶的,直接就用鸡蛋加符咒放进茅草火堆里面闷熟。再把小姑娘的魂魄叫回来就行了。”
我听了后非常震惊,震惊的不是二黑所讲的内容,而是二黑所做的事情。他一般敲着铙钹,偶尔还要敲一下锣鼓,但这种情况下,他能一心二用,不…三用,一般打乐一边跟我讲话。真的是人不可貌相啊,平时二黑看起来有些木楞,没想到也是很有本事的人啊。
罗嗲在另外一边架起了个小铁架,下面放着一撮茅草。干爷把绑着树叶鸡蛋的桃木符放上架子,然后念动咒语再用火柴点燃了那撮茅草。茅草升起的热烟往上面熏着,火并没有直接烧到鸡蛋。
然后干爷端着一个盘子,上面放着三个树叶鸡蛋,又点燃了金纸,念动咒语请三元将军到此收回小姑娘的魂魄。
传统的民俗巫文化,认为人的魂魄是由三魂组成是,所以三个鸡蛋就代表了小姑娘的三魂,现在要把三魂统统收回来。
火烤着鸡蛋,现在小姑娘的魂魄肯定感觉到燥热,感觉不好受,让三元将军派兵马出去收,小姑娘的魂魄就会愿意回来。
干爷烧完金纸后,便左脚一踏,右手握住一个鸡蛋抬起,这个时候我赶紧吹响一声牛角,二黑敲响一声锣鼓,干爷念起咒语。咒毕,大声叫喊着小姑娘的名字,拿起牛角卦甩出去,看出卦象正确,便又拿起另外一颗。
原本以为就能这么顺利的结束,却不曾想到了第三颗蛋的时候,卦总是打不对。干爷的着额头上都冒出了丝丝汗粒。
干爷又重新来一次,刚把卦甩出去,这个时候另外一边传来一声响动。
大家一惊,一齐望过去,却发现是架子坏了,鸡蛋砸碎了一地,蛋液流到了茅草上,把火给浇灭了。在这个关键时候架子突然坏掉了,一下子大家都停了下来,场面变得异常的安静。
干爷咽了咽口水,看向了罗嗲,眼神仿佛在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罗嗲看向干爷,轻微的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一时间,两人面面相觑,大家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干爷想了几秒,突然大吼一声,气得直跺脚。我有些害怕的去问道干爷:“干爷这是怎么回事?您想到什么了吗?”因为害怕语气都恭敬了起来。
干爷气到额头上手臂上的青筋都冒了出来说道:“那个赵老头,给劳资弄了蓬海水挡住了我的法。”
又对着罗嗲咆哮道:“你不是说那个该死的家伙,只是在庙里打杂,不会什么法术吗?”
罗嗲看了下脸色非常不好的林东家,急忙安抚着干爷,等干爷平静了些许后说道:“他的确是不会法术啊,蓬海水我记得这是附近的梅山元皇才会的。硬要说,我觉得他可能是请了一个跟你同个教派的人,你不要生气冷静一点。你在附近法教的辈分极高,更何况是跟你同个教派,只要我们找到给他做这个法术的人,你去说一下,那边估摸着就是把法收起来。”
干爷也冷静了下来,瞥了眼林东家对着罗嗲说:“那边你要怎么说?”
罗嗲哄着干爷说:“没事的没事的,这方面老汉我负责你别气嘛,你也好久没睡了快点去睡吧。”
干爷听了后也表示同意,就要进屋去睡了,见到干爷发脾气我只能站在一边,弱小无助可怜的瑟瑟发抖。
罗嗲也过来安慰我道:“伢儿不用害怕,他平时不是这样的暴脾气,主要是他活这么久了,又是梅山里辈分很高的人,怎么说都有点要体面的。这次赵老头他直接当着大家的面拿扫把打他,已经算是砸了他的脸面,这次又用蓬海水挡了他的法,还是他特意半夜叫事主处理事情的时候,他的老脸更挂不住了。毕竟他已经将近十五年没有失手过了。一下控制不住情绪,你多多担待一些。”
听罗嗲那么解释,我也稍微安定了下情绪,跟干爷相处了几个月来,我也清楚干爷的为人不错,是个真性情的人。被一个讨厌的人接二连三的弄丢自己的面子,一下心态爆炸情绪失控也在所难免。
想到这些我回罗嗲说道:“我明白的,我没有在意什么?但林东家不要紧吧。”
罗嗲慈祥的笑了笑说道:“没事没事,林东家那边我来说,你和二黑都去睡吧,这里我收拾干净就好了。”说完便去跟林东家解释。
我和二黑看了看对方,又看了看这烂摊子,觉得不能丢给罗嗲一个人收拾,但这些又是做法失败的结果。自己胡乱动了也不好,就这样两人僵僵的站着。
这个时候里屋的干爷又穿着行头急忙地跑出来了,看着我和二黑说道:“我刚才被气糊涂了,你们两还没睡刚好,过来帮我请圣归驾。”
什么是请圣归驾呢,既然有“请圣下驾”的法事把神请到坛上,自然也有“请圣归驾”的法事把神送走,一般这种法事分成两个部分。一是唱庆贺,就是唱神明的历史故事和宣扬他的神威一类的祝词,接下来就是举行谢师的仪式,但这次法事并没有成功,所以只用做简单的庆贺就行了。
干爷拿起惊堂木一拍,我吹响牛角,二黑重敲一下铜锣。干爷拿着师刀,开始走动起来,仿佛在唱戏一般,唱起了送神用的咒语,二黑偶尔用铙钹敲一下做伴奏。
干爷唱完后,拿起一叠金纸,掐了个决鞠了一躬,便将那一叠金纸点燃。自己回到坛前敲一下惊堂木,二黑轻敲一下铜锣,我吹响三下牛角,牛角不似开始那般高昂,而是低沉而悠长,代表请圣归驾,兵马归州,坛口撤坛了。
之后干爷掏出一块红布,把桃木牌拿起来,放到红布上面,把香拿起来吹灭,一起放在红布上面,裹了起来。把两个香炉拿起来,把红布裹和香炉递给二黑,交待说道:“找个地方放好,留着下次用。”
干爷做完请圣送驾后,把身上的五老冠和挂牌都脱了下来,伸了个懒腰指着那些鸡蛋对二黑说:“你把叶子取下来留着,鸡蛋回头煮了给林东家送去当赔礼。”就走进里屋里面去了。
而那边林东家虽然被罗嗲安慰着,但脸色依旧不是太好看,让我不禁有些担心起来,对着一起收拾烂塘子的二黑问道:“这个事情搞不成,东家不会告我们吧?”
二黑闷着头在收拾,突然被我这么一发问,整个人呆滞了一小会说道:“不用担心,罗嗲贼会忽悠的,做这一行这么久了,也没嘚什么事发生。”
看着二黑这么自信,我也觉得自己的担心可能是多余的,又对着二黑问道:“你清楚蓬海水是什么吗?”
二黑听了后,停下了手中干的活,皱起眉头开始思考起来,仿佛我问了一个大难题一样。我有些汗颜,就说:“不知道也没关系,我回头去问干爷就好了。”
二黑并没有理我,而是继续站着皱着眉头在想,嘴里说道:“我好像有知道这个的记忆,但突然之间忘记了,等一会,我马上就想起来。”
见状我只能一个人先默默的收拾烂摊子,把纸钱灰一点一点扫进兜子里倒进桶子里。二黑这时突然一拍脑袋,对着我说道:“耳子我想起来了!

(第二十五章 END)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图片 表情